“2012亚洲银行竞争力排名研究报告”研讨会——资金信号、银行业转型 中国经济模式下一步

 

2012年,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投资、出口、消费”整体遇困,房地产调控重压之下,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连续下滑,使得中国实体经济增长趋缓。实体经济下行给中国银行业的经营环境带来一系列重大挑战:高利润增长时代似乎行将结束,而不良贷款连续三个季度反弹,120万亿银行资产质量警报已经拉响;此外,实体经济资金需求的萎缩则意味着银行业过去几年粗放扩张的模式难以为继。而金融脱媒以及利率市场化的进一步推进,对银行业传统经营模式带来严峻挑战,关于利率市场化的目标、进程以及应对策略,商业银行是否为转型做好了准备?

9月初,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与清华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金融财务MBA项目组在清华大学举办了“2012亚洲银行竞争力排名研究报告”研讨会,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讲座教授何佳主持该研讨。

何佳提出,目前看各项经济指标都在显示,经济在下滑,今年2季度GDP增长7.6%,是2003年以来最低的一次。如果GDP增长低于7%的话,硬着陆风险会加大,下半年还会继续这个情况,如此背景下,稳增长便成为首要任务。从需求和供应,各方面都开始出问题,产能过剩严峻,经济结构调整困难重重,或许房地产投资还有一定空间。但政策调整空间确实有限——货币政策很难动,货币供应量达到87万亿,这三、四年增长非常快,而货币供应量占GDP之比差不多最高;而财政政策方面,地方政府负债率相当高。

另外,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房地产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方面,曾经被视为一种增长模式,但目前看也遇到了问题,主要是资金的问题,土地今年流拍不少,地方土地出让金少了1万个亿。

不过,相比其它国家来而言,中国经济基本面不错。有人说,很多企业不愿意要贷款,但是另外一方面银行发债却大幅增加,发债和贷款互相形成一定替代作用。另外,从银行的角度看,实体经济,特别是诸如钢铁等过剩行业遇到了什么问题?大家可以谈一下对经济转型的认识。

(一)地方政府投资冲动 VS 银行囚徒困境

嘉宾(股份制银行):有一个真实的案例:某地方政府与一个央企洽谈上百亿的BT合同,央企负责道路、桥梁、地铁建设,但央企提的条件也比较苛刻,要求地方政府划拨非常好的地块。对银行来说非常愿意支持,因为大型央企加上政府财政承诺还款,政府人大出决议,这个目前来看是较好的信贷投资。

何佳:这样的项目贷款利率是多少?

嘉宾(股份制银行):基准利率,即便下浮5%-10%,银行都愿意给贷款,且贷款不加任何附加条件。相反,如果给民营企业贷款,即便是基准利率,银行也一定会附加很多条件,比方说做存款,综合起来算民企融资成本在10%以上。

嘉宾(政策性银行):北京,包括外省市小贷公司年初时达到4%的月息,现在大概是3%,即便如此高的利率,也会有人来借。难以想象,这么高的利率,很多企业还在中关村小贷公司窗口排队。

嘉宾(股份制银行):都是饮鸩止渴,没有哪个行业利润能支撑这么高的利息。现在小贷公司已经不再是纯粹的民营公司,现在首钢新成立了一家小贷公司,注册资本金15个亿,很多央企也在做这个事情。

嘉宾(政策性银行):就当前来看,我仍然看好下一步国有经济的发展,至少短期看好。第一,政府经济资源调动的能力还是非常强的,十八大召开之后,不排除一些刺激性政策出台,国有经济的发展会有一个强心剂的作用。

第二,资金供应方面。目前,资金供应基本上还是能保证的,特别是在一些重点项目、涉及国计民生的项目,特别是已审批项目的续贷。国字头的企业拿到资金的成本是比较低的,一些政策银行还给予一些利率优惠。

三,目前地方政府投资冲动。地方政府的资金需求还是非常旺盛的,在地方政府的角度来看,要保证有一定的GDP的增幅,国字头的企业是一个保障,起码近期这种势头还不会减。

从银行利润看,仍然处于惯性增长通道。利差在没有缩小的情况下,只要规模上去应该能保证;而且总体看资产质量所反映出来的都不差,并且不良率都是在降,并没有从银行的账上真正反映出地方政府的风险。当然,有些银行不良率和不良额都在上升,包括股份制银行,但上升的幅度很小。

嘉宾(国有大行):但是一旦进入不良周期,不良贷款上升就会加速。实体经济和银行资产质量之间存在一定的滞后性,不良不会反映在当下,估计可能在今年或者明年。各家银行今年拨备计提都不少,拨备率都很高。

何佳: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发债情况如何?

嘉宾(股份制银行):我们很矛盾,今年以来尤其感觉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发债凶猛。但是,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发债存在一个非常大的漏洞,即发债资金用途,银行很难监测,这方面确实是监管机构应该予以关注。

嘉宾(股份制银行):目前地方政府的投资冲动非常大,我们与基层政府有切实的业务和项目合作,市级政府,开封市、郑州市这些地方政府财政其实都很紧张,投资冲动都非常强,因为需要作出政绩。

地方政府有几个渠道的融资:除银行贷款外,银行和各种非银机构对政府融资平台也变相支持,如通过信托的手段,融资的额度也不小。以发债为例,各地政府首先考虑能不能利用城投公司发债,还有一部分利用央企融资,央企融资的成本也非常低,融资的额度也很大,不光通过银行的渠道融资,通过债券市场直接融资比重也越来越大。

央企有过度融资的嫌疑。交易商协会对中期票据和短期融资券发行条件之前互占额度的政策进行放松,发债不得超过40%的净资本红线做了突破,铁道债城投债的政策也有所松动。

嘉宾(股份制银行):复旦大学教授韦森曾经提到中国经济资金低配的问题。国有企业占用了巨大的资源,地方政府和国企局部形成的投资冲动,实际上是对资源巨大的浪费。过去几年政府对太阳能、新能源,包括家电形形色色的补贴,已经不是经济行为,客观上也是对资源的极大浪费。

银行陷入一种悖论,人家在发债你发不发?你不发你少挣钱,地方政府人家都在这么干,你干不干?

(二)双重挑战:金融脱媒VS利率市场化

何佳:从银行的角度而言,下一步会怎么做?

嘉宾(股份制银行):我有三个观点:一,由于消费扛不起经济发动机的大旗,进出口又因为外部环境的问题出现下滑,所以经济增长仍然以投资为主,但是有一个变化,现在这种投资从中央主导的投资,调整为以地方为主的中小型项目的投资,这是一个变化。

二,从汽车、工程机械、家电、装备制造业的客户情况来看,外部需求和内部需求的不足使得过去的高增长难以延续,同时会伴随着行业整合。

第三,从银行的角度来看经济的话,我个人是偏悲观一点。银行息差收窄是必然的,因为今年又是贷款利率下调,又是存款利率的市场化调整,人民币利率市场化是必然的。

另外,资产质量压力还是有的,明后两年可能会更加显现出来。

下一步银行的利润着力点可能会有几个方面,一是银行的票据业务,各家银行今年票据业务发展都非常好,成为资产业务的一个主力军,票据部门都已经变成银行的一个非常盈利的部门了;第二是投行业务,国有企业脱媒的现象越来越严重了,银行服务大企业的压力越来越大,一方面是价格方面没什么议价优势,另一方面,央企直接融资的渠道也非常多,中票、短融、非定向发行工具、资产支持票据等等,各种渠道已经打开了。

三是,客户结构的下沉。银行不能再围绕大中型企业做市场了,还是要向小型和小微,或者是中小微型企业去调整,但也有一个矛盾之处,就是小微客户贷款的资产质量值得担忧。

何佳:利率市场化你们觉得多长时间可以做到?

嘉宾(股份制银行):一些专家认为,如果用十年去完成利率市场化,可能不会影响到金融市场平稳运作,目前处于第一阶段,第一阶段三年,第二阶段三年,第三阶段又三年。

何佳:金融机构准备好了吗?

嘉宾(股份制银行):目前我们已经有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但shibor还没有作为银行之间完全的价格依据。现在为什么说已经做好一部分准备了,因为我们有一些产品是市场化的,比如说银行的理财产品。

何佳:资本市场一直在搞利率市场化,但是不是真正按市场化在做?

嘉宾(股份制银行):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讲,银行内部还没有做好准备,包括我们现在定价模型还没有出来,目前可能内部刚刚开始思考怎么样来做定价模型,要市场化肯定要有定价标准。

什么时候人民银行不再公布存贷款基本利率了,就是利率市场化的标志,要做到这一步我感觉至少还有一段时间。

前几年监管局为了鼓励各家银行对中小企业放贷采取的策略,如鼓励你开网点,因为网点开得越多竞争越充分,越充分中小企业就有人专门去做,因为高端市场很有限。但是后来这个政策半途而废了。利率市场化就要鼓励金融机构充分竞争。

21世纪经济报道:有没有人做过研究,利率市场化前后,利差到底是扩大还是收窄?

嘉宾(股份制银行):利差没有收窄,在2.4%2.8%之间,这是个结果,不是个预测。

利差扩大不是坏事,扩大银行肯定会把精力放在中小企业,小微企业的融资上。民生银行做得就很好,我觉得利率市场化以后一定会活的更好,而且息差会更大。民生从前年开始搞商贷通产品,做小微银行,现在小微企业虽然有不良率,但是全部在它可控的范围之内,而且通过高利息收入来弥补,能够承受这样的风险。

利率就是一个资产价格的定价,民生银行现在基本上都是基准利率上浮30%以上。

嘉宾(股份制银行):民生银行基本不做大企业了,不做央企。它的贷款利率定价完完全全是跟着行业,跟客户去走的。真是市场化定价。

做小微贷款,这个跟技术没关系,而是跟审批文化有关系,跟风险理念有关系,而风险理念跟它的所有权有关系,民生是一家民营的银行。贷款的民营企业,要求企业流水都要从银行经过,通过判断经营流水来决定增加或者减少贷款,包括贷款的期限利率都提差异化。

(三)房地产投资欲罢不能?

何佳:房地产这一块,从银行的角度而言,贷款支持情况如何?

嘉宾(股份制银行):房地产在我们银行做得还不错,因为总行设立的几个中心,房地产中心是其中之一, 从总行的角度,设想过一些模式,比如“限额管理”,“总对总”,不准分行直接签。

我们只做国内前20名的大型房产。目前房地产资产质量非常好,而且收益是我们所有资产业务里面最高的。拉动经济还得靠这块,下半年我们新投了50个亿给房地产。

21世纪经济报道:但是整个经济在下行,房地产难道真的能摆脱大周期的影响?

何佳:美国从上次金融危机1929年开始,到此次金融危机,房地产是一直往上走,多长的周期啊。

中国是倒金字塔式的家庭结构,随着老龄化的推进,理论上,年轻人新增住房需求会不对称的,因为出生率在降低,老龄化在加强;但是还要考虑外地人口,移民的因素。

何佳:目前二三线城市房价走势如何?

嘉宾(股份制银行):二、三线城市比如郑州房价近几年增长很快。郑州还在进行新世纪以来第二波、更大的造城运动,要挖一个比西湖还大的湖,刚刚搞了一个新区,湖边的房价起步价2万以上。而且采取的措施是吸引全国的银行,民生银行已经把它一部分的总部放在郑州,条件是郑州给它划拨一块好地。

嘉宾(股份制银行):当时郑州新区筹建时,北京很多学者被请去作报告,学者比较悲观,但是现在郑州城建确实很不错,人气很旺,目前看政府之手肯定是有效的,长期来看是弊大于利的。短期内,没有城市新城这种大型的基础建设的拉动,投资很难上去。

短期内,没有城市新城这种大型的基础建设的拉动,投资很难上去。

21世纪经济报道:国家发改委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以来,各地地方政府至少有7000亿的地铁和城市轨道交通项目获批。

何佳:跟中国整个城市化进程有关系,城市化进程还往上走,一段时间往下走也不能阻挡大的势头。尽管压着,压着慢慢也走了。

目前看,直辖市跟一线城市城市化建设可能已经不多了,一万亿之后接着下来是二线城市城市化进程。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史进峰 刘艾琳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