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佳:本土化、复合型金融人才助力中国经济转型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金融人才?这是教育界需要考虑的问题。因此,FMBA应运而生。FMBA全称为 MBA in Finance,意思是金融财务工商管理硕士。

清华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金融财务MBA项目始于200010月,是国内第一个金融与财务方向的MBA项目。日前,21世纪网采访了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财务学系教授、清华大学双聘教授、中国金融学会常务理事兼学术委员何佳,了解FMBA在全国的发展状况。

21世纪网:为什么当初会想到要开办FMBA项目?

何佳:毫无疑问,金融在现代经济的发展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邓小平同志也提到,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我们开办FMBA项目重要目的,就是要为国家培养复合型的金融人才。我们希望所培养出的人才具有很高的金融素养。首先,学员应该能够深刻理解现代金融理论和方法,掌握实际的操作经验。另外,要能立足中国市场分析金融问题,简单说就是要金融人才“本土化”。

21世纪网:怎样理解中国金融人才“本土化”?

何佳:很多人说“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是不对的。他们认为在美国市场上能够用的东西,同样也适用中国市场。然而,在目前的大环境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是对的, 中国市场不同于美国市场。

所谓金融人才“本土化”,就是要了解我们的股票市场与其他股票市场的差别。我们的市场不同于美国等成熟市场,比一般的新兴市场的情形又更为复杂。中国的市场是一个“新兴加转轨”的市场,在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轨过程中,政府干预等各个方面的影响都很复杂。

明确中国市场的定位之后,才能深入了解中国市场的特性。比如,当融资市场偏向国有企业的时候,国有企业的股东就拥有获取融资的便利条件。确定股东权力大小的关键不在于你投入了多少资金,而在于你获取资源的能力有多强。有人认为,西方的一股一权是天经地义的,持有10000股的股东就应该比持有5000股的股东多一倍的权力。但是在中国,一个持有5000股的国有股东可能就比一个持有10000股的股东更有权利,因为企业由于国有股东就有了融资的便利。一般来讲,当生产要素市场不是完全竞争时,一股一权可能就不是最优的选择。

将一般理论和中国特色结合起来是FMBA人才培养的一个重要目标,简单说就是要要培养一批亦中亦西,亦土亦洋,既不唯书本也不唯经验的人才,我们的学生能够立足于中国实际,将融资、投资、公司的治理结构等一系列相关的问题放在这个独特的环境中考虑。

21世纪网:清华大学-香港中文大学FMBA对学生的背景有没有限制?是不是一定要对金融知识有相当的了解?

何佳:我们希望学生的背景能够多样化,所以学生来自于社会各行各业,比如产业,政府部门、媒体、律师事务所、会计事务所等等。从年龄层面上讲,我们有社会经验很丰富的成功企业家、高管、政府官员,也有刚刚毕业工作三年的年轻学员。将这些人聚集在一起,让他们自己去自由碰撞,你可以惊喜的发现很多种组合和结果。就个人来讲,我在招收学生时,特别偏向那些来自非金融行业的人。

虽然,我们的学员来自各行各业,但是项目的凝聚力很强,班级成员的沟通也非常好,管理方面并没有任何困难。

21世纪网:清华大学-香港中文大学FMBA的课程是怎么安排的?

何佳:虽然学员可能平时都忙于处理个人事务,但是FMBA的学习课程一直抓得很紧。我们虽不是全日制,但上课的分量和全日制是一样。课上布置的任务很重,很多时候学员都要熬夜完成。同时,我们也非常重视学员课外素质的拓展和学员之间的沟通交流,举行了很多的素质拓展活动。有些担任企业高管的同学经常谈起,如果他们企业要找一些关系他们会找一些在各个学校读过EMBA的同事, 但是当他们面对一些金融相关的实务,他们还是要找他们的FMBA同学。

21世纪网:目前清华大学-香港中文大学FMBA在全国有多少个班、多少学员?是否有扩招计划?

何佳:清华大学-香港中文大学FMBA由清华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合作办学,现在全国只开设了北京和深圳两个点,每个班有70人。目前,我们没有任何扩招计划。一是师资力量跟不上,二是FMBA项目需要教育部批准,而在这一方面教育部并没有放开。

当前,我们的主要力量仍然放在提高教学质量上。FMBA想要培养的不仅仅是金融人才,而是能够将金融和实体经济能够结合起来复合型人才。当前,经济转型和产业结构的升级是中国经济改革的重点,我们希望FMBA培养的本土化、复合型人才能够走出去,学员的资金和知识也能够走出去,在经济转型和产业结构升级方面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中国资金融机构在香港不断增加,我们很高兴看到我们的不少同学正在走出去,在这些机构担任高管。

 

21世纪网 陶杏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