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券报:海富通基金蒋征(01级学员):喜欢赚“明明白白”的钱

    蒋征 毕业于清华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分别获得学士学位和MBA工商管理硕士学位。10年证券投资经验,历任嘉实基金公司基金经理、华夏基金公司基金经理,2006年5月加入海富通。目前担任海富通强化回报和海富通股票两只基金的基金经理。

 
见到蒋征时,他西装革履,拎着双肩背的旅行包,一身比较经典的公募基金经理的打扮。他说自己刚去天津看了上市公司,马上要回上海开投资策略会。

  去年“转会”到海富通基金公司的蒋征状态非常好,管理的两只基金业绩出众,今年以来均在同类型基金中名列前茅。蒋征笑称不过是运气好,在记者看来,这是市场对一个成熟职业投资人的正常回报。

  “美的”的故事

  对美的的投资是蒋征近来的得意之作,这不仅在于美的价格上涨近7倍给蒋征的组合贡献不少,更重要的是美的投资充分地体现了蒋征的投资思路,“我追求的就是套路清晰,模式可以复制的投资策略。”

  在投资策略上,蒋征采用“自上而下为主,再配合以自下而上”的方式,即在投资时,他一般会先选择行业,然后在行业中考虑不同上市公司的投资权重,在确定投资的同时,蒋征也会计划在估值水平上升后,考虑先撤哪个,后撤哪个。

  去年年底,蒋征开始研究与消费相关的制造业,主要对家用电器行业进行了深入分析。家电分“黑电”和“白电”两块,“黑电”主要是电视,“白电”则包括冰箱、洗衣机等。

  到底该投资“黑电”还是“白电”?蒋征考虑的首先是不同子行业中产业链上的利润是谁的。“白电”从原材料、零部件制造、整机制造到销售环节,中国人掌握了全部核心技术,整个产业链上的利润都在中国。

  而“黑电”情况不同。“黑电”中两块核心增值部分:集成电路模块和液晶屏的利润都在国外,蒋征说:“假设一台电视的利润有5000元,只有不到1000元的利润在中国。”由于国内对“黑电”产品的价格只能被动接受,蒋征果断地放弃“黑电”,专著研究“白电”。

  “白电”行业中就三家上市公司可供投资:海尔、美的、格力。蒋征开始的做法是“全买”,在他看来,当时三家企业的估值都差不多,而且经过几年的竞争,三家企业的规模都起来了,随着行业竞争的减小,都会有好的发展。

  蒋征对三家公司有这样的认识:格力比较稳健,看得最清楚,也最不可能超预期表现;海尔集团公司太大,很多情况不太容易看清;美的除了产业链比较齐全,还公告了引进高盛入股。在蒋征看来,“白电”企业的未来是出口,而外方的进入对出口有一定的帮助,可以得到“加分”。思路清晰后,蒋征对自己的投资策略心中有了数,决定持有美的作为家电行业的基础配置。

  结果呢?今年举“市”注目的大牛股美的最高涨了7倍。最让蒋征满意的是这次投资的套路比较清晰,如果是“自下而上”的选股,在买入出现大幅上涨后往往出现拿不住股票的情况,“你很有可能会卖一部分,再买入其他估值低的同类产品”,蒋征说,由于采取的是“自上而下”的整体投资,事先已把问题想得比较清楚,因此能对美的采取了一路买入、坚定持有的策略,也充分分享了这只大牛股的上涨。

  寂寞的“先知”

  蒋征毕业于清华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分别取得工科学士学位和MBA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属于比较典型的“学院派”。他的投资是从采集信息到建模型、定估值,然而寻找合适的买点的经典方式,研读报表和到上市公司实地考察是他最平常的工作状态。

  蒋征是那种在投资前“想很多”的人,他倾向于尽可能多地考虑各种情况以避免犯错误。“我力求避免将自己置身于必须在瞬间作出决策的境地,因为人在很短时间内作出的策略,出错的概率会比较大。”

  工科的背景使得蒋征具备很强的逻辑思维和系统思维能力,对一般人难免“头大”的工业生产过程尤有兴趣,因此也对不同产业的生产环节、产业链、价值链情况非常熟悉。

  醉心于基本面的研究和对产业变化的极其敏感,让蒋征在投资上往往能先人一步。与此同时,也让他感受到“曲高和寡”的尴尬。

  2005年底,对产业情况熟悉的蒋征开始研究电解铝行业,在他眼中,部分电解铝企业已发生现金流由负转正等变化,电解铝行业拐点即将出现。蒋征认为,对这类企业最好的买点就在2005年底,因为“估值便宜,企业情况又在好转。”

  然而,“市场要比实际基本面的热度慢得多”。A股市场中电解铝相关企业出现大涨是在06年底,到07年上半年,即当电解铝行业开始产生暴利的时候,市场开始大涨。尽管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产业投资再去买这些企业了。”

  “行业的拐点是现实的,而市场中的拐点则是由市场氛围决定的。”事后,蒋征也在反思自己投资时是否过于超前,但他坚信自己的方法是有效的,也相信市场的有效性会越来越高。
 
   日臻完善的“慎者”

  蒋征在投资时不愿意承担太多的不确定性,喜欢赚“明明白白”的钱。这或许与他以往曾在保险公司从事债券投资的经历有关。蒋征的一位同事曾表示,他投资时对安全边际的要求甚至是“苛刻”的。

  例如对不少同行都看好的另一家家电企业,蒋征并没有重仓持有,虽然他看好该企业的竞争力,但由于对该公司目前进行的股权关系理顺过程需要多长时间,以及在理顺过程中要承担的风险无法预计而选择了观望。

  谨慎、对安全边际的苛求就像一把双刃剑,在规避了风险的同时也可能错过机会。对这一点,蒋征的感触颇多,“市场是很多人参与的,有些人想得没有那么仔细,但他们的资金可能同样能影响市场”,蒋征表示自己在实战的过程中也在不断地吸取教训,“现在逐渐把市场气氛的权重加得更大一些了。”

  蒋征说,对美的的投资也是自己对市场气氛把握弹性越来越大的体现。如果这个案例在几年前发生,当美的从成本价六、七元涨到35元时,蒋征肯定会选择减持,“哪怕我觉得这个公司还可以。”减持的原因一是价格已远远高过自己原有的预期,二来单只股票在净值中的占比也越来越高了。多年的投资经历让蒋征对自己的方法不断纠正,“既然业绩是超市场预期的,虽然已经涨了很多,我仍旧没有必要急着减,可以持续持有”。

  事实证明,在此后的不久,美的在很短的时间内又上涨一倍。

  早期蒋征做投资时几乎是不考虑市场气氛的,更严格的遵循“价值投资”的理念。经过多年的市场历练,他逐渐意识到,做投资这一行,必须面对价值高估,“在这个市场中,理论上的价值投资只在非常短暂的时间内有效。”如果纯粹谈“价值”,就只能采用DCF(现金流折现)的方式投资,而市场中能用DCF模型的时点很少。

  尽管已在证券行业工作了十年,蒋征仍能觉得“自己每个月都在进步”,他说自己也只是刚刚起步,工作中总在不断反思。他比较认同成熟市场的做法,一个人从入行到成为一个较为成熟的基金经理需要十五年。

  “我不是很着急,当你真正把投资当作一项事业来做,你就不会太着急”,蒋征淡淡地说。

新闻链接:stock.hexun.com/column/detail.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