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定从容事有成——记金融财务MBA2003级北京班校友北京中关村科技创业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徐源

徐源:中共党员,高级经济师。先后在西南大学获得本科和硕士学历,2003年在清华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金融财务MBA项目学习,现任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公司副总经理,兼任北京中关村科技创业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1985年参加工作,先后担任泸州国土局副科长、所长,北京农场局所属北京通达房地产公司科长、分公司经理,北京实创高科技发展总公司总经济师,兼任北京发那科有限公司董事,清华华环股份公司董事,北京亚都科技股份公司董事,中关村国际孵化器公司创始人之一并任监事会主席。

长城上的落日、大兴安岭的余晖、不知名的雪地、西藏湛蓝的天空,15幅大大小小的照片,将徐源一百多平的办公室占去大半,却并不拥挤。艺术的气息充盈着整个屋子。

一套黑色的耐克运动服,精心修理过的碎发,将徐源跟整个屋子融合的天衣无缝。他并非如印象中的国企官员那般气派十足,又不似见过的金融人员西装革履、来去匆忙。

“这个师兄,有点儿意思。”我想。

 

淡定从容事有成

 “你觉得自己有毕生的追求么?”

“我的追求就是,踏踏实实做好本职工作。做工作,一定要做到滴水不漏,每个环节无懈可击。”这时的徐源,丝毫不像刚刚见面时那般飘逸,而是精明干练,严谨仔细,一副认真的样子。徐源说,现在的自己,已经完全过了夸夸其谈、好高骛远的年龄了。现在的自己,时刻以一个职业经理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他希望同行说起自己的时候,觉得“这个人干事还是不错的”。

现年47岁的徐源,是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公司的副总经理,是这个占据北京市海淀国资系统头把交椅、资产额三百多亿元(净资产一百多亿元)大型国企的老总之一。企业的投资方案,大都由他设计论证。

“做方案的时候,我努力做到详实充分,尽量将风险降到最低。”徐源身体前倾,将盛满菊花茶的杯子往里一挪,说:“我要通过实实在在的分析,让公司班子觉得所投项目是实实在在的。绝对不让领导觉得是在赌一把。我分管的事,一定要做到这一步。不可能100%的肯定,但至少有80%的可靠性。”

此前,他在北京实创高科技发展任总公司的总经济师。实创的所有职能部门,由总会计师、总经济师、总工程师分管,徐源作为总经济师,全方面介入集团公司的经营管理,包括企业发展战略、年度计划、日常经营、合同管理、绩效考核、工程招投标,甚至是比较棘手的法律事务。事无巨细,只要与集团公司的经营管理有关,他都要尽心尽力。“一直干了八年的操盘手。”徐源说。

更早之前,他是四川泸州市国土局的副科长。当时的他,主管土地调查和土地估价。

谈起过往经历给自己的启示,徐源说,“有才很重要,但才华仅仅是可以干事的一方面,更基本的是做人的准则,比如做人的诚实守信。不管在哪个行业,哪个时段,你都会发现有些人在关键时刻帮助你。而这种帮助,是源于别人觉得你值得帮助;这种帮助,是通过自己平时的努力赢得的。才华方面的欠缺,可以靠勤奋来弥补。勤学习、勤工作、勤思考,就能弥补天资的不足。”

 

波澜云翳出美景

徐源出生在山城重庆,自幼聪明好学,享誉乡里。1981年,18岁的徐源参加高考,第一次独立面对自己的人生。平时成绩不错的他,并没有如愿被第一志愿报考的华西医科大学录取。阴差阳错,他被录取到了西南农学院(现西南大学),专业也被调剂,成了农业与化学系(现资源与环境学院)的一名学生。

从此,徐源开始了自己虽然戏剧性、但又颇为顺利的人生。初入大学的徐源,怀着对未来的模糊憧憬,一头扎进了书堆。由于天生爱好户外活动,徐源将大量时间投入了与地理相关的土壤地理专业。当时,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国内刚刚得到肯定,对包括土壤肥力在内的土壤普查也得到了重视。

临毕业时,多数同学趁着这个大好机会,等着国家的分配和安置。徐源当时“雄心勃勃”,立志要在土壤地理学方面“干出一番事业”。于是,他报考了当时全国土壤地理学专业最好的老师,时在中国科学院地理所的石玉林教授。一月份考试结束,自信满满的徐源便按照学校要求,出去实习了。

这一出门,错过了平生第一次机遇。

出成绩的时候,徐源正在四川凉山州最高的地方(海拔2000—5000)黄茅梗——贡嘎山的余脉搞土壤普查。千里之外的同学,拿到通知书后,替徐源压在了床底。数天之后,这名同学被安排到另外的地方实习了。“等到三个月后我拿到通知书时,已经晚了。”当时录取工作已经结束,徐源错过了北京导师的“面试”,也错过了本校的调剂。这样,大学刚刚毕业的徐源,就错过了读研的机会。

东方日出西边雨,这时的四川泸州,另外一个机会在等着他。

当时,国家颁布了第一个《土地管理办法》,发了一个一号文件,强调要抑制耕地衰减和滥用的趋势。泸州随即成立了一个土地管理办公室,人手稀缺。按照当时的待遇,徐源拿着国家干部的身份,被分配到了泸州。

由于是办公室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再加上接受新事物较快,徐源很快担任了技术小组的副组长。就这样,徐源每天下深丘、上低山,培训和检查分散在各地的调查队伍,在泸州六县一区来回跑,充实而快乐。

数年的专业实践,让为人踏实、勤于思索的徐源发现了一些问题。外出开会期间,便斗胆向省里的专家请教。专家的鼓励,让徐源更加专注于业务,陆续发表了一些论文。其中的部分文章和成果,先后被国家土地管理局授予科技进步二等奖、三等奖各一次,优秀调查成果奖一次。省内的奖励更多。

20世纪90年代初,市场经济刚刚在国内复苏。作为固定资产的土地价格也开始得到国家的重视。土地估价师应运而生。1990年,好学的徐源被单位派遣参加一个全国性的培训班,结课之后,徐源获得了国内第一批《土地估价师》证书。这个当时不起眼的证书,改变了他之后的生活,使他走上了经济管理之路。

1992年,国家发布了一项政策,内容是鼓励在职人员报考研究生。徐源放下七年的读研梦想,再次燃起。然而,天意难测,事有不顺。尽管徐源顺利通过了审查和考试,但是因为他在单位的卓越表现,主管人事的副局长将此事卡了下来。徐源并没有屈服。他潜心准备将近半年,报考了母校西南大学脱产的全职研究生。结果当然是金榜题名。

然而,事情并非那么简单。原来的副局长已经调走,可新来的局长态度如故,“你已经是局里的后备干部了,要为自己的前途考虑”。徐源跑到学校,学校说“你不来我们就浪费了一个指标,赶紧回去跟你的领导商量商量”。徐源夹在中间,软磨硬泡的坚韧和自己平时的为人,使得单位和学校终于各让一步。19929月,徐源得以保留在单位的工作,同时在西南大学读研,学了当时刚刚兴起的土地管理专业。

三年的研究生生涯,徐源在单位和学校之间两头跑。但这种超常的付出,使得他同时具备了开阔视野、学习新知识的时间,和将学到的知识应用到实践中去的机会。毕业之时,徐源运用当时较先进的方法写出一篇论文,并提出了土地价格的“陡坎效应”,得到了导师的赞赏。

刚过而立之年的徐源,此时再次面临抉择。原在泸州的工作单位,鉴于其突出的工作表现和较高的专业水平,决定考虑将其提拔;身在重庆的导师再三要求这个年轻人留下来读博;另外一名导师,则希望徐源到自己所在的省国土局工作。一时,徐源不知如何是好。正在此时,在北京农场局工作的校友来校招人,给徐源打了个电话。

“当时征求我的意见,问我愿不愿意到北京,我说行啊。”

“想都没想?”

“没想。当时我在泸州也当了科长、当了所长了。家在那里、孩子在那里。当时我的感觉还是有机会要出来。我学的是土地管理这方面,就比较有市场概念。我搞定土地估价,是土地经济的一方面。当时征求单位和导师的意见,大多数都同意我过来。大家比较支持我,先去看看吧,不行再回来。回来成都也很容易。所以我也没有太多的顾虑。就到了北京。对我来说,这是比较大的转折,从政府转到企业。”

 

勤于思考笃于学

2003年的时候,徐源的好友祝超伟在一次聚会时,给他推荐了清华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金融财务MBA项目。考虑到自己在工作中感觉到需要新思路和新方法,需要去充充电,正好金融财务MBA项目侧重财务和金融,徐源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很快,徐源得到了录取通知。这样,刚过四十的徐源每个周末放弃一天半的休息时间,来到清华经管楼上课。课前,徐源都会仔细的看老师发的材料,然后带着问题,去老师讨论。

两周一次的小组专题展示和四周一次的外出上课,不仅让徐源收获了知识、开阔了视野,也让徐源交到了一群朋友。

新学到的知识很快就有了用武之地。2005年夏天,国家实行较为紧缩的货币政策,徐源所在的实创高科技发展公司面临资金短缺的危险。经过仔细琢磨,和金融财务MBA同学的数次商讨,徐源向公司提出以信托产品缓解财务紧张的设想。经过一个月的努力,徐源的设计方案成功为公司融资5000万元,帮助公司渡过了难关。当时,这在海淀区所有国有企业是独一份。

“三分之二的老师来自香港、台湾、和美国,三分之一的老师是国内的,经过学习,确确实实开阔了自己的眼界。”徐源说。

金融财务MBA五周年庆典的时候,徐源代表班上发言。他说,通过项目学习,自己一方面确实学到了东西,另一方面开阔了视野,另外也提高了自己的工作能力和水平。徐源说,“很多东西,你不参加这个项目是体会不到的。你没有足够的工作经验,你的体会是不深刻的。”

大学毕业时候的徐源,充满了对自然界的好奇心,想要做一个地理工作者,探索考察一些新的东西。今天的徐源,更多的是在跟人打交道,而且做过政府公务员、国企管理者、多家民企的董事。徐源在回顾这些时候说,“每个阶段都有不同体会,这些经历,让我更从容的处理纷繁事务,更淡定的面对各种诱惑,平凡充实的过好每一天。”

 

采访时间:20091030 11:50—14:50

采访地点: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公司

采访:郭云强

撰稿:郭云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