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比较累,但我从没想过放弃——记金融财务MBA2003级北京班校友中国海洋石油装备管理处处长何继强

“今天要采访的这位校友,是2003级学员中年纪最大的一位。但是,他又是班上学习最认真的一位。两年的周末,他不仅几乎没怎么缺过课,而且是做作业最认真的一个。他是中国海油装备处的头,每天经手的项目,资金额都数以亿计。他对待学习的态度和精神,令我十分敬佩。”还没出发,帮我联系采访的老师就认真地介绍起这位采访对象。这个乍一听说就想认识的师兄,就是清华-香港中大金融财务MBA项目2003级学员、中国海洋石油装备管理处处长,现年57岁的何继强。

访谈在位于东二环朝阳门的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大楼进行。一出电梯,就看见一个中等身材,略为发福,气派十足的中年男子笑眯眯地迎着我们。上前两步,便有一双宽厚的大手伸过来。原来,这个人,就是我在车上想了数遍的师兄。当然,也是大了很多岁的师兄。

何继强的办公室位于大楼15楼。站在窗边,可以俯瞰东二环川流不息的车队。屋子大小适中,约有二十平方大小。室内布置简单大气,主人干净利落的性格在此略有体现。世界地图、中国地图、北京地图在迎着门的那面墙上依次排开,恢宏的气势映入眼帘。不愧为特大型国企中国海油,办公室的布置都能让人看出气魄与风格。

 

“我们这代人比较苦,我算是比较幸运的”

“我家就在农村,我们这一代人比较苦,像我这样算是比较幸运的了。”刚刚开始聊,何继强就简明扼要地介绍自己。1952年,何继强生于东北辽宁葫芦岛市的一个农村家庭。像所有同龄人一样,儿时的何继强,是在苦日子中长大的。咸菜、棒子面,有的吃就算是不错了。不过好像生来运气还不错,何继强从育红班到小学,一直享受着新中国的正规教育。但是,到了1966年,情况稍微有了点变化。那年,何继强参加中学升学考试。认真的他发现,虽然数学卷子还是像往常一样强调计算,但语文卷子中的作文题已是上纲上线的批判文章了。尽管如此,何继强考的成绩仍然相当理想——全班40多名同学,只有他和其它三名同学考上了锦西县二中。

不过,环境已经发生变化,没人读书了。反正也不用考试,何继强跟着大伙一路读到了高中毕业。毕业之前,学校考虑到毕业生的就业问题,开设了农机、财会等班。根据学生各自的表现和在老师心中的印象,学生们被分到了不同的班级。何继强则被分到了财会班。何继强说,在这个班上学到的知识,对他的一生影响很大。

那时,农村毕业的高中生,做梦都想当工人。原因很简单,工人吃商品粮——这意味着自己摆脱了农民的身份。但是,当工人的机会在当时是十分紧俏的。于是,大多数农村毕业的高中生退而求其次,希望到镇办企业里工作。虽然不吃商品粮,但是可以挣工资——这也蛮不错的。何继强在高中毕业时学的会计,理所当然地想去镇办企业当会计。事实上,企业里正需要他这样的人。

然而,或许是他的专业太过紧俏了,村里招他回村当现金出纳。没有办法,何继强只能遵命。从18岁到21岁,何继强在村里干得热火朝天,历任现金出纳、实物保管、团支部书记、民兵连长、革委会主任等。在自己生长的村里,能够干到这个份上,已经相当不错了。可是,何继强并不满足,忙完琐事之后,他常常想:这辈子难道就这样了么,我还能不能出去?

 

命运的垂青,往往连当事人自己都来不及反应。

1975年,何继强所在的公社根据国家分配的指标,推荐了镇里的三个年轻人上大学。何继强就是其中之一。更为幸运的是,镇里给何继强上报的项目,并不是上完大学回本地服务的“社来社去”项目,而是“社来国家分配”。当然,这是何继强上了大学以后才知道的。

当时的何继强,懵懵懂懂,晕晕乎乎,既不知道自己上的是哪所大学,也不知道自己学的是什么专业。“那时候是啥也不知道。公社找我谈话,说要去上保密专业,我也不知道啥是保密专业”。但是,21岁的何继强认准了一点:自己之前琢磨的走出去的念头,有可能在自己的努力下实现。这一走,一个村里的现金出纳,多年后成为了特大型国企中掌管数亿投资的管理人员之一。

“到了学校才知道学校叫做大连理工大学,学的是造船。那时候啥也不知道,不知道啥是船。”何继强说。可是,尽管对自己要学习的东西一无所知,何继强还是很快对造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被分到一个八人间的宿舍,室友多是工厂过去的。“人家不仅吃商品粮,有的上学时候还带着薪呢。”农村出身的家庭背景,加上语言不通,让开朗乐观的何继强有了些许自卑。他开始暗暗努力,发奋学习。

“出身拼不过,学习精神咱还拼不过吗?”何继强以忘我的精神投入了学习,并担任了班里的学习委员。每天晚上他都和自己的辅导员一起自习到晚上九点。那时的条件虽然艰苦,但何继强的学习热情并没减少。早上吃二两棒子面粥、一两面食,一天只有一顿米饭。一年时间,厚厚的一本高等数学习题集被他做了个遍。

他说:“船舶设计来不得一点含糊的东西,自己学的都要真刀真枪地拿去做东西的。因此,我们的考试比较严格,而且是门门都考。”不过,由于自己的努力,门门考试何继强都名列前茅。他说自己之所以那么努力,就是想走出去,不再回到农村。“大学三年,我最大的想法,还是走出去。只要出去就行了,不管干什么,哪怕做掏粪工也行。”

一番耕耘之后,到了初收的季节。何继强如愿以偿,被分配到了首都北京。“我总共学三年,快毕业的时候,学校征求我的意见,问我想到哪里去。我选了北京。”全年级两个班七十多个人只有三个被分配到了北京。当时,分配到研究单位是最好的。何继强被分配到的就是北京交通部科学研究院,专搞船舶设计与制造。单位最好,专业对口。

 

“不管多晚,学到明白为止”

文革结束后,百废待兴,北京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大大超出了何继强的想象。“白天工作的时候连个办公桌也没有,晚上睡在临时搭的帐篷里。几十个人的大通铺,睡了整整一个月。”然而,这还不是最难的。难的是工作的开展。

“我们一个办公室有60个人,学船舶设计的有三十几个,而且各个年龄段都有。真正干活的时候,有些技术封锁。三十个人做同样的题目,最后拿最优化设计。

刚毕业的何继强,虽然在业界一线实习过,但毕竟还不是久经锤炼的高手。项目要求在规定的时间内设计出一条船,并画出横、纵、侧三个截面图的每个点都要透视后重合的设计线形图。既没有年长的师傅传授经验,又没有模型船供自己参考,这种情况,对刚刚迈出大学校门的何继强是个很大的挑战。

为了不丢面子,白天何继强像其他人一样埋头研究,遇到问题既不敢问其他人,也不敢翻书。积累的问题和困惑,只能靠晚上加班加点的学习。“谁都怕丢人,规定十天,别人都设计出来了,你没有设计出来,不丢人吗?因此,只能晚上加班,不管多晚,看到明白为止。因为白天就要用。”此时何继强语速很快,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之中。

没过多久,这种超常的付出终于取得了回报。在给威海航校设计一个较为先进的船模参加比赛时,何继强设计的船模得了奖。作为船型设计者,何继强被邀请到玉渊潭观赏船模表演。看着水上自在遨游的小船,何继强的心里特别高兴。

后来,这个小小的模型船变成了大大的实体船。何继强先后参加过“六五”攻关项目,解决了船只在海港滞留的重大问题,为国家减少很多损失。再后来,何继强得了文革后第一届国家科学进步三等奖,成了研究院新生的技术骨干力量。再后来,何继强在技术方面的优势,被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看重,调到了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主管装备工作。

 

“虽然比较累,但我从没有想过要放弃”

在中国海油工作了多年之后,何继强觉得要充充电了。经验积累已经达到瓶颈,需要通过系统的学习来加强业务。这时,他的朋友向他推荐了清华-香港中大金融财务MBA项目。虽然比较累,但是我从没有想过放弃。”当时,何继强是班里年龄最大的学员,但又是班里学习最认真的学员。认真的态度,使何继强克服了自己年龄大、用计算机做作业、英文听课三大挑战。

何继强说:“我们当时上课还是挺累的,做作业挺厉害的。香港中文大学学习方式和管理思路和国内是不一样的,不管你最后考试成绩,你每次都去上课是多少分,每个作业都做是多少分,最后考试多少分。老师考试很难,得四个C就没有毕业证书。”

付出的努力多多少少会有回报的。何继强认真学习的态度,让他尝到了甜头。“将近两年学下来整个人的思路都宽了。原来从技术上考虑比较多,从宏观上考虑不是那么全面。现在再搞投资,宏观上不一样。学了这个项目以后,再搞投资审查,我提出的很多问题搞财务的他都没有想到。

在总结自己的经验时,何继强说,自己之所以能够走到现在,是因为自己比较能够看到自己的不足,听取别人的意见。最重要的是,他打破了农村出身的孩子与生俱来的自卑感,面对理想,他始终保持乐观自信的人生态度。用他的话说就是,“即使再累,也从没有想过要放弃。”

 

采访时间:2009115

采访地点: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总部

采访:郭云强

撰稿:郭云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