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的精神,自由的心灵——记金融财务MBA2001级北京班校友中国诚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王天霖

现任中国诚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副总经理的王天霖是金融财务MBA2001级的校友。王天霖认为自己最大的性格特点是“重诚信,喜欢冒险,有一点固执”。他非常喜欢体育运动,以前喜欢打网球、羽毛球,现在有时学学高尔夫。每晚下班后他都会到小区的健身中心跑跑步,“我最喜欢的就是能出身汗的运动,出身汗我就觉得特舒服。”对他而言,快乐的标准就是“睡得着,吃得下,笑得出来”。股神巴菲特是他的偶像,有关巴菲特的传记、文章都是他必备的读物。

 

激情燃烧的岁月:“喜欢冒险,有一点固执。”

王天霖的老家是甘肃天水,那儿有中国四大石窟之一的麦积山石窟。小时候的他特别内向,上中学时坚持不说普通话,老师让他朗诵课文,他经常用天水话朗诵。1990年,17岁的他考入北京理工大学车辆与交通工程学院,至此他才改变了自己不说普通话的习惯:“走出北京站的那一刻,我才开始屈服。”

1994年,王天霖本科毕业后留校担任学院的院长助理兼团委副书记,两年后又继续攻读北理的车辆工程专业硕士学位。在读硕士阶段,他主攻汽车车门设计,参与设计了两个车型,还发表了一些专业方面的论文。然而,当他对自己进行了一番评估后,认为自己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而设计不是自己最喜欢的。于是在硕士毕业时,他毅然放弃了留校和在汽车行业发展的机会,在朋友的帮助下,进入投资公司,在资本市场中开始自己的逐梦旅程。特殊的工学背景培养了他严谨且富有逻辑的思维方式,而这正是学工科的人进入金融投资领域最大的优势。

19994月硕士研究生毕业后,王天霖任职于四环生物产业集团,先后担任集团投资部高级经理,集团控股子公司——四环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会秘书,主导实施了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工作。在四环生物产业集团任职期间,王天霖曾有一段从事电子商务的经历。2000年,集团投资成立了一家网络公司,计划打造一个医疗器械B-B 电子商务平台。尽管公司的商业计划推广顺利,但公司最终承受不了新业务创建中痛苦的烧钱过程,于2001年退出市场。

谈及这段经历,王天霖想起冯仑写的《野蛮生长》:“我觉得我就像在野蛮生长,从学校出来就在民营企业,现在又回到央企,当时就是激情燃烧的岁月。”

 

金融财务MBA课程学习:“在那里得到了很多的答案和印证。”

20019月,王天霖开始攻读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与香港中文大学工商管理学院联合开办的金融财务MBA学位。通过金融财务MBA的课程学习,王天霖“得到了很多的答案和印证”,觉得学到的“就是我真正想学的东西”。最终在一位同学的影响下,王天霖于2005年加盟中国诚通香港有限公司,开始在专业领域管理资本运作。

当时负责金融财务MBA项目的何佳老师给王天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他给了我一种全新的师生关系”。以往接受的教育让王天霖感到老师与学生之间有严格的界限,老师就是比学生懂得多。然而,何佳老师让人感觉到他很平等,在讨论问题的时候,他能够很诚实地和学生交流。“在金融投资领域很多现象和问题是没有标准答案的。我们小时候受到的教育是好多东西是有标准答案的,我们每一天写模拟试卷都是在找标准答案,但是老师只是和你探讨哪个答案更合理,哪个不合理。”

清华与北理具有相近的校园氛围,王天霖觉得,清华的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能够经常勉励自己脚踏实地,多做少说。

2003年毕业时,王天霖取得了综合第一的好成绩。总结金融财务MBA课程对自己的影响,王天霖认为主要有三点:首先把自己的经验提升到了理论水平、对未来的工作有了指导意义;其次是迅速有了一批这个行业中的同学、朋友;最后,也是比较实在的一件事,自己成为了科班出身的一员,得到了更多同行朋友的认可。在王天霖看来,自己“上完MBA以后,走上了一条快速发展的车道。”

 

步入快车道:“资本只讲回报率。”

2005年,王天霖先后担任多家公司的财务顾问,并于当年10月成为中国诚通香港有限公司的总裁助理,参与组织公司的对外投资、资本运作和直接融资。20072月至今,他担任中国诚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和副总经理,兼任子公司——中实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分管公司的资本运作和工业地产项目运作。正如他说描述的,这个过程是一条不折不扣的“快车道”。

诚通发展集团于197210月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其最终控股股东——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是国资委监管下的大型央企。香港具有成熟的资本市场和灵活的游戏规则,诚通发展利用香港的地缘政策优势,已成为诚通控股唯一的境外投融资平台。目前诚通发展的主营业务包括:土地资源开发、房地产开发和策略投资。

1999年进入四环生物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王天霖已经从事了10年的投融资工作,积累了丰富的行业经验。在他看来,公司上市的目的在于筹集资金、释放风险和提高社会知名度,资本不分行业、只讲回报率,做资本运营的人要知道如何与投资者形成良性的沟通模式。资本市场的核心功能是配置资本,就是资本向需要它而且能产生效益的地方流动,而只有建立诚信,资本流动的效率才能高。上市公司要建立和保持良好的投资者关系,首先要做好真实的信息披露。“我觉得不少公司的信息披露工作都做得不尽如人意,缺乏信息披露的意识,缺乏对股东的尊重。事实上,及时、准确的信息披露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股东投了钱,是为了赚钱,你要让他放心,告诉他这笔钱在赚钱,亏了钱也要告诉他。”

2004年,国资委正式启动央企董事会试点改革,引进外部董事制度,诚通控股与宝钢、铁通等其余6家企业成为首批试点企业。在香港上市公司担任执行董事的王天霖对此也有一番独到的见解:“央企要进行董事会改革主要是为了能做出一个正确和安全的决策。其实建立董事会,就是把一个人决策改成一群人决策,决策效率肯定受到影响,但为的是求得安全。现在国资委统一给央企配备外部董事,实际上是一种制约机制,可以防止个人决策的失误。”

 

“成功就是一个相对概念。”

几年前,王天霖陪外甥到世纪坛看一个儿童画展,被画展的前言所深深触动。前言说,培养孩子有三个目标,自由的心灵,善良的情感,坚强的自信。他认为自己具备了后两点特质,唯独缺乏自由的心灵,而这是6070年代生人无法避免的——时代赋予了这一代人太多的责任和使命,以至于他们无力选择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然而无疑地,“自由的心灵”成为王天霖追求的目标。他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去一个环境优美的地方进修一下,“读读比较纯粹的东西,纯粹的哲学”。

对于成功,每个人的理解和标准不尽相同。王天霖觉得成功的人首先要让自己的家庭成员生活得幸福快乐;同时在事业上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将兴趣变为成就。他把这两点作为衡量自己生活和工作的重要标准,并始终在为之努力。一个人要取得成功,“目标定位要准确,思想准备要充分,具体步骤要可行,遇到困难要坚持”,然而“成功这个东西本来就是一个相对概念”。

回顾以往的奋斗历程,王天霖认为一个人在进行事业规划时首先要问自己“你喜欢什么”,第二要问自己“你能够做什么”,第三就是考虑做这件事能不能给自己合理的回报。王天霖十分强调回报的重要性,将其视为对个人努力的正反馈。“在一个人的奋斗历程中,你最早的回报可能是薪水的增加和职位的提升,慢慢地,按马斯洛的需求模式,这都不重要了,你期待的回报可能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东西。”既有向往自由心灵的赤子之心,又有追求效益回报的实用态度,也许这正是王天霖在事业上能够不断勇攀高峰的奥秘之所在。

 

采访手记:

采访前两次和王天霖学长打电话约定时间,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感觉学长的声音浑厚沉稳,料想对方是一位人生阅历丰厚饱满、待人接物随和可亲的前辈。然而见面时的印象与预期不尽相同:学长其实很年轻,着一身简单的黑西装,目光柔和,笑容亲切。在两个小时的交谈中,学长始终保持着柔和的微笑,语调平缓扎实,却透露出一种令人折服的干练与自信。

王天霖学长给人最大的感觉是待人平等和说话实在,与他交谈时仿如面对一位多年未见的挚友,可以尽情畅谈而无所顾虑。当我称赞他在事业上取得的不凡成就时,他淡然而诚恳地回应:“这只是一份工作,没有什么特别的。”为了说明复杂的资本运作过程,学长经常打一些比方,深入浅出,简明扼要。我恳请他为后辈校友们留一句寄语,他从容而真挚地说:“珍惜重回校园的每一天,这里有很多问题的答案。”

 

采访时间:2009113930——1130

采访地点:万柳亿城中心A座陶陶乐茶艺馆

采访:郑亦心

撰稿:郑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