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国企领导者到一个创业者——记金融财务MBA2000级北京班校友北京圆之翰煤炭工程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结义

王结义:中共党员,教授级高级工程师。1979年考入阜新矿业学院学习,获本科学位。毕业后被分配到煤炭规划设计总院工作(现中煤国际工程设计研究总院),历任总工办主任工程师、工程设计所所长、中煤国际工程设计研究总院副院长等职务。2000年进入清华—香港中大金融财务MBA项目学习。2005年辞去中煤国际工程设计研究总院副院长职务,创办北京圆之翰煤炭工程设计有限公司,现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兼任中国煤炭建设协会第六届理事会常务理事。

 

来之不易的大学生活

“我们这一代人基础都比较差,小时候没有怎么念书,事实上也没有书读”。谈起自己的童年时代,王结义说。

1962年,王结义出生于安徽。当时的政治环境,使得王结义和很多同龄人一样,没有受过什么系统的教育。上初中以后,情况依旧没有多大变化。当时全国号召“学黄帅”,讲求思想正确,“成绩是无所谓的。”黄帅是一个和王结义差不多大的小姑娘。当时,她在参加英语考试的时候,在卷子上写下了:“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不懂ABC,照当接班人”的话。

不过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王结义有幸结识了两位好老师。一位是一个才高八斗、中英文俱佳的文字高手,教授语文;另外一位是复旦大学数学系的老师,教授数学。三年的初中生涯,王结义虽然没有学到多少知识,但是他得到了老师不少的指点。

19772月,王结义考入高中。当时风气以变,语文老师专门把他拉到操场,给他说了一句话:“形势变了,从现在开始你要好好干了。”从此,王结义才开始真正念书的两年高中。19797月,王结义到了参加高考的时候了。校长亲自跑到他所在的重点班,给全班同学做思想动员。

“你知道校长说什么吗?”

“说什么?”

“校长说,我用一句话告诉你们这次考试的意义,那就是:考上大学穿皮鞋,考不上大学穿草鞋。”王结义并没有受到校长讲话的刺激,因为他知道尽管校长的话过于极端,但在当时上大学确是改变人生的重大机遇。1979年的高考,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三次考试,人才竞争非常激烈。在安徽省103:1的录取比例中,王结义有幸成为了胜出者。不过,虽然他的分数超过了重点线很多,但由于志愿没有填好,他没有被第一志愿录取,而是被阜新矿业学院(现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录取了。

去还是不去?王结义陷入了犹豫徘徊之中。按理,如果报的好,他的分数足以上一个名牌学校;自己的志愿是学邮政,无论如何没有想到煤矿工作;而且,从安徽到辽宁需要坐两天两夜的火车,这对自己来说太远了。他陷入了犹豫之中。

父母给了他很大的空间,让他自己决定。这时,招生办打来电话,连哄带吓的说:“你已经被录取了,占了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上大学的指标,如果不去,明年就不让你考了。”最终,王结义整整三天的犹豫,被招办的一个电话打的没影了,他决定去上大学。

“我进去大学以后,虽然年龄小,但知道高考来之不易,知道要好好学习。”王结义说,“虽然这个行当从一开始我就不怎么喜欢,但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心比较强,即使不喜欢,人家要求的东西一定会做好。自己的自尊心也促使自己好好学习。”

当时,全国的大学校园还是老三届的天下。这些人被文革耽误了青春,经历了太多苦难,因而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校园里处处都是努力学习的同学。老三届的作风也影响了王结义和他的同学们,他们上完课就看书,无论是专业书还是历史地理等“闲书”,一概拿来细读。就这样,王结义虽然不喜欢所学的专业,但还是认真学习了高数、普通物理等大量知识,并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一帆风顺的国企生涯

1988年,王结义本科毕业后,因为成绩优秀,他挑选了去北京的煤炭规划设计总院工作,做煤炭工程设计。倚着本科四年打下的扎实基础,和踏实认真的作风,王结义的事业发展蒸蒸日上,一帆风顺。

“工程设计可都是动真格的,一点疏漏都可能酿成大错,造成质量和安全事故。”第一年的见习期,聪明好学的王结义跟着师傅熟悉了工作流程,开始拿着图纸做设计。慢慢的,他学会了项目设计的一整套东西,并陆续参与了几个重要的工程,到了可以评职称的时候,他很顺利的评上了工程师。之后,由于业绩突出,他开始担任项目经理、总工办主任工程师。当上总办工程师之后,王结义受到了业务上的挑战。

过去,王结义只需要把自己的一个专业弄懂弄通;现在,他则需要深入了解井下工程、井上工程、附属设施工程所涉及的16种专业。对他来说,自己专业以外的知识,以前只了解个皮毛,而现在的工作要求自己都懂。比如,做一个万伏的变电所,选什么设备、用什么保护方式,除了技术上以外,还有经纪上成本的考虑,这都是单独的一门学问。不懂的话,自己就不敢拍板决定选用哪套方案。这样,王结义在“在干中学”,慢慢积累,“时间长就知道了大概的一二。”

这期间,他牵头设计了两个投资20亿元以上的特大型项目:一个是年产600万吨的特大型煤矿,一个是今年获得新中国60年经典工程的年产400万吨的寺河项目。这两个项目的成功运作,使王结义的业务能力得到了单位上下的一致认可。

“我这人有一个优点,就是不怕吃苦。我们的单位是一个技术部门,一个工程师型企业,大家比较务实、比较低调、考核也比较公正,谁能干谁上。”后来,王结义当上了自己所在的工业设计所所长。这时,他32岁。

“当所长的时候,对我是个挑战。因为之前我都是做业务的,面对的是一个个工程,当所长以后面对的就是一百多个员工了。从管工程到管人、管市场,经过了一个适应过程。”王结义说。没有管理过人的王结义,开始学习管理,自己看些书,自习琢磨和体会,工作三年后,所里业绩猛增:业务量翻一翻,收入翻两翻。王结义的工作获得了上级和所里同事的认可。

到了1998年,36岁的王结义当上了系统内最年轻的副局级干部——煤炭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2001年,煤炭规划设计总院改为中煤国际工程设计研究总院,管辖北京、沈阳、南京等地的6个分院。王结义则成为总院的副院长。

然而,进入企业高层之后,王结义开始发现了问题。“尽管国有企业资源丰富,但要充分发挥个人潜能做更多的事情却很难。”这个发现,开始在王结义脑子里徘徊。

 

我就是想做点事,因此我创业了

2000年,王结义听说了清华—香港中大金融财务MBA项目,决定来学习。两年的学习,让王结义收获了很多。

王结义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上课后观念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先我的想法不可能离开国有企业,上了课以后发现不同企业有不同的做法,我就想试一下自己的能力到底有多强。没有学这个班的时候我是下不了这个决心的。第一是观念上没有那么开阔,第二是没有那个胆量。”观念一变,想法马上就出来了。2005年,43岁的王结义向领导递交辞呈。回答当然是“不行”。

“我们谈了三个小时。领导还是不放。以后陆续又有几次谈话,就这样拖了整整半年。但我的想法已经是不能动摇了。我要试试自己的能力,想法是从零开始做起。我自己知道央企的资源很强大,自己在其中的地位也蛮高。但我之所以这样跟自己过不去,就是想做点事。我想在我这后半生,为我以后年老的时候,添加一些回忆的东西。我的前半截走的太顺了,后面得给自己点罪受。”

半年之后,王结义不顾领导的再三挽留,挥别了自己工作多年的中央企业,创立了北京圆之翰煤炭工程设计有限公司。公司定位在煤炭行业的工程服务、技术设计、工程承包,凭着王结义在行内多年打下的口碑和人脉,公司的市场不成问题。

很快,王结义根据自己的经验,招来了一批员工。为了把客户服务好,他从一开始就树立了信任和尊重、和谐与合作、领先、感激的企业文化。在“为业主创造价值,为社会做出贡献”的核心理念指引下,公司创立半年就开始盈利。企业的规模也从创立初期的67人,发展到了500人的规模,营业收入达到每年翻一番的水平。现已超过众多具有50多年历史的同行企业,处于业内前三。

王结义说,“做了四年,回头来看,我觉得自己不后悔。从来都不会后悔。我们企业是中关村科技园区驻园的高新企业,利润一年翻一番。我们是北京市纳税重点户,去年在西城区税务局纳税排名200多。我们不仅为业主创造了价值,也为社会做出了贡献。我现在考虑的是企业未来的战略,或许上市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采访时间:20091110

采访地点:北京圆之翰煤炭工程设计有限公司总部

采访:郭云强

撰稿:郭云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