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创业者——记金融财务MBA2000级北京班校友北京迅捷英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蒲东皖

蒲东皖:1967年出生于江苏昆明,先后在南京理工大学获得本科和硕士学位,2000年到2002年在清华大学—香港中文大学金融财务MBA项目学习,现为中国最大的数字音乐服务提供商——北京迅捷英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1992年参加工作,曾经先后担任南京理工大学自动化系讲师、北京博达智慧网络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北京达因博达系统集成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北京融汇兴业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北京长通联合宽带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TOM在线有限公司副总裁等职务。

他硕士毕业就留校当了讲师,干了一年就果断下海;勤奋工作十年之久,当了副总裁刚刚一年,又果断选择创业。他的一举一动都透露着干练果断;他反应很快,往往一个问题刚刚问完,他的答案便如子弹般射出;他的言谈短促有力,条理和逻辑之清晰令人赞叹。

他将自己称为一个创业者。他说自己的梦想是成为一个企业家。

此人就是蒲东皖。他的办公室门口,贴着头戴八角五星帽的毛泽东头像。那时候毛主席刚刚走过雪山草地到达延安,中国革命开始转折。

 

生活需要有点挑战

1984年,蒲东皖参加完高考,被南京理工大学光电技术专业录取。这是一个就业面相对狭窄的专业,为部队培养红外夜视系统方面的人才。蒲东皖不太喜欢。多年以后在谈到这段经历时,他开始豁达的看待:“当时我的第一志愿是清华,但考试时候我发着高烧,没考好。不过也好,如果我被录取了,就会像我的很多同学一样出国留学,然后留在国外当一个技术白领。我肯定不会喜欢那样的生活。”尽管专业自己不喜欢,但蒲东皖仍然要求自己把课业学好。学习之余,他开始广泛涉猎各种新事物,为自己的未来寻找种种可能。这样陆续过了几年大学生活,快到毕业时,他发现了自己努力的方向。

“我想干计算机了。”一个偶然的机会,蒲东皖接触到了一台“苹果II”计算机。他像发现了一个新世界一样,兴奋异常。“我对这个东西很感兴趣,觉得这个东西很有意思。”突然发现计算机,蒲东皖立刻被吸引了。他主动帮助高年级的师兄做上机作业,因为这样自己可以通过快速做题攒出上机时间来“随便折腾”。他折腾了几个月电脑,并找来可以找到的计算机方面的书籍猛读一通,终于认定了一个道理:个人电脑一定是未来的方向。

于是,毕业时分,成绩优异的蒲东皖放弃了国家分配就业的机会,选择了留校读研。“我当时想往计算机方面转,但直接跨到计算机系很难。而光电和自动控制比较相似,我就选择了到自动控制读研究生。”

1992年,由于成绩和研究都做得不错,蒲东皖被学校留下教书。但是,蒲东皖发现自己并不喜欢这个神圣而又崇高的行当。刚执教鞭才一年多时间的他发现,当了老师“似乎一辈子的路都看到了,从讲师到副教授,从副教授到教授,这样一直干到退休。我不行那样。”心中的计算机梦又开始骚动,他开始寻找新的机会。

1993年正是小平南巡讲话发表的时刻,整个中国大地涤荡着改革的春风。那时的知识分子下海逐渐成为一种趋势,经商成为一件喜欢折腾的聪明人不顾一切去从事的事业。此时的蒲东皖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辞去教职,下海了。“我什么都不要了。国家干部的身份也不要了。我不喜欢在年轻时候看到自己怎么老去,生活还是有一点不可以预知,应该有点挑战。所以,我放弃了教职,横下一条心,开始挑战自己。”

1993年,计算机在中国还是一个新生事物。所有计算机还都只是一个个单独的计算机,并没有连成网络。行内一些敏感的从业者发现,进入Windows时代以后的个人电脑,已经开始有网络化的趋势。嗅觉敏锐的蒲东皖当然是其中之一。

至此,蒲东皖踏上从商之路,再也没有回头。正如他自己所期望的那样,此后的数年,对他来说是不断的迎接挑战、解决挑战、再迎接挑战的循环过程。有研究发现,IT业是一个充满创新的行业,这个行业的每三年换一个方向,如果不能适应市场需求转型,无论企业多大,最后都会迅速垮掉。所以,1993年以后的蒲东皖,几乎每隔三年就会换一个公司,开始一个新领域。

最开始,他做计算机网络工程,后来他又做互联网软件,再后来,他做互联网服务。随着工作的转变,蒲东皖在公司的角色也陆续由副总经理、总经理升任上市公司副总裁。他的工作也从技术转到业务再转到管理,由跟机器打交道转到跟人打交道。昔日朝气蓬勃、初出茅庐的青年,逐渐长成了一个成熟稳重、严谨务实、干练果断的中年男人。

 

创业的乐趣

2000年以后我觉得互联网的基础服务是个机会,那时候我就到TOM在线去了。当时整个互联网是个低潮,我觉得对我整个人生是很有意义的转折。”正是由于在TOM在线的这段工作经历,细心且善于学习的蒲东皖发现了一个新的营业模式:从一个开发软件替企业服务的模式,转向面向消费者、为消费者服务的模式。得到启示的蒲东皖,不停的思索自己已经从业十年的行当。他不断的寻找着创业的机会,并努力将这个机会变成一个可以盈利的商业模式。

2003年,无线增值服务在中国已经形成了规模化的市场,3年的爆炸式发展致富了很多企业与个人,也留下了大量的问题。“全世界的无线增值服务都是运营商主导的,但当时中国的运营商不知道怎么做,全部都由SP来做。而SP又太过于急功近利了,他们的做法牺牲了用户的利益,一定不会长久。”蒲东皖说。根据这种判断,在和朋友进行热烈的讨论之后,创建了北京迅捷英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目标是建立一个以运营商为中心的增值服务运营平台。创建之后,公司一直不温不火,静待时机到来。

事实正如蒲东皖和他的团队所预想的那样,2005年,中国移动开始有做业务的想法了。随后就是面向全社会的招标,结果当然是:其他人都没有准备,只有蒲东皖和朋友们创办的迅捷英翔准备了。他们当时想在音乐的增值服务方面有所发展,一举拿下了中国移动12530的音乐服务。

谈起这段经历给自己的启示,蒲东皖说,“对一个创业者来说,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商业敏感度。创业者需要敏锐的感觉到机会的商业价值大不大,因为有些东西是有机会但不一定有商业价值的。第二,创业者需要一种能力,就是把机会变成公司的业务和产品的能力。”蒲东皖说,“做企业,很多东西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做的,需要组建一个团队,通过执行力把东西变出来。你要不断的努力和尝试组织团队,把这个东西变成现实。在中国,有大量的机会,但机会在不同的人手里变成的结果是不一样的”。如今,北京迅捷英翔网络有限公司通过合理的盈利模式,与中国移动打成了良好的长期合作关系,仅去年一年就盈利数亿。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我认为35岁之前要积累实践的经验,35岁左右要读个MBA,做个理论的总结。太早读MBA连企业是什么都不知道,没有用的”。谈起来清华读FMBA的理由,蒲东皖说。

2000年的时候,蒲东皖还在给证券公司做软件和网络交易系统。那时,金融开始与他密切相关。经过细致考虑,蒲东皖最终决定来清华上这个国内首个金融方向的MBA。熟悉中国IT界的人都知道,2000年正是国内互联网企业营业的低谷,互联网公司的盈利模式没有找到,蒲东皖所在公司的业务当然也不繁重。这恰恰给蒲东皖腾出了宝贵的时间。两年内,他几乎每个周末都跑来清华上课。老师们渊博的学识给蒲东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觉得老师们都很不错,尤其是教金融工程的何佳老师。因为我听不懂,所以我特佩服他”。说完,蒲东皖一脸敬仰。蒲东皖的研究生导师,是国内的火控专家,火控就是研究炮弹打出去是否准,弹着点落在哪里,专业一点说,这是一个概率事件。金融市场是一个随机变动的市场,对这种市场的预测类似于对导弹落地点的预测,这些预测却都需要随机过程的理论,随机过程是数学里面很有难度的一个方向,有点基础的蒲东皖都听不懂,他当然有理由敬佩何佳老师。

“每门课的老师都是一流的。中大的老师都有大陆教育背景,然后在美国一流大学留学,他们讲的国际案例,都是一手的。而清华的老师对国内的情况非常熟悉,经过他们透彻的讲解,能达到茅塞顿开的效果。”蒲东皖说。

攻读FMBA的蒲东皖,是当时班里人缘最好的学员之一。这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他做的课堂展示最积极、态度最认真、效果好,赢得了同学们的认可。“我这辈子的追求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读MBA,就是为了去学习。毕业以后我意识到,通过MBA的学习,学会了一个方法体系。每周的课堂展示,都是希望通过一个问题找到自己解决问题的方法,这是最重要的。”

在两年的学习之后,蒲东皖开始以更科学的眼光看待企业的商业模式和企业内部的管理。他开始努力认识金融市场,开始用德鲁克的想法加上自己的创造来管理公司,开始用规范的上市公司的体系来管理财务。他说,“我的管理70%是沿用我学过的知识体系”。

当然,在更高的层面上,蒲东皖开始给自己明确定位。他说自己距离一个企业家的称号还有距离,自己只是一个希望成为企业家的创业者。

他拿起桌上陶瓷的水杯说:“你看,毛主席的诗词和书法,乐观自信,胸怀广阔,飘逸自如,他是个浪漫的诗人,浪漫的革命者。我之所以在门上贴着毛主席的头像,也是想借此鼓励自己。希望自己能够以更高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事业和自己的责任。”